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 > 历史 > 正文

辽宁工业历史资源丰富,却大多仍在“沉睡”

网络整理 2019-04-12 15:38

辽宁工业历史资源丰富,却大多仍在“沉睡”

  金刚石矿坑渗出的地下水形成“蓝色湖水”。记者 孙大卫 摄

辽宁工业历史资源丰富,却大多仍在“沉睡”

  本溪湖工业遗产群一号高炉是中国最早的炼铁高炉之一。记者 唐佳丽 摄

  去年11月8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印发《国家工业遗产管理暂行办法》,我国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有了新依据。工业遗产在推动地区产业转型、重塑地区竞争力和吸引力、带动经济社会复苏振兴等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,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。

  辽宁是我国开始工业化最早的地区之一,是中国工业化进程的缩影和典型代表,工业遗产资源雄厚。如何提升社会各界认识不足、解决开发能力有限、面临障碍较多等不利因素,让我省工业遗产的保护水平和价值发挥,与我省拥有的资源状况相符。

  请看本报调查——

  词条

  工业遗产

  工业长期发展进程中形成的,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、科技价值、社会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工业遗存。

  引子

  “辽宁的工业遗产,厚重、独特、不可复制。”近年来,沈阳建筑大学教授吕海平和她的研究团队,对我省多处工业遗产开展调研工作,说起这些资源特点,她的学者理性,时常被激情所左右。

  回望辽宁百余年令人骄傲的工业历史,这样的激情不难理解。

  19世纪末20世纪初,纺织、印染、火柴等轻工业、机械制造业乃至军事工业在这片土地崛起,辽宁成为我国近代民族工业的发源地之一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后,这里最早建起了全国重工业基地和军事工业基地,诞生了新中国工业史上数不清的“第一”。

  “一五”计划结束时,辽宁工业总产值占全国的16%,居全国第二位;曾经,全国17%的原煤产量,27%的发电量,近30%的金属切割机床,50%的烧碱,60%的钢产量均产自辽宁,飞机、军舰、弹药等军事工业也占有很高比重。

  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中,辽宁省共登录工业遗产类文物遗存269处。

  丰厚的工业遗产,正是辽宁激情岁月的积淀。当后工业化时代不可避免地到来,随着空气污染、水体污染、机器噪音等负面元素的旧有工业面貌被加以改变,大量的工业遗存开始承载城市的历史记忆。

  “然而,这些难得的、宝贵的记忆,有些却并未得到应有的保护,价值利用就更谈不上了。”和吕海平一样,辽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天维,对我省工业遗产保护和利用现状也颇有话说,“发掘和保护力度参差不齐、‘拆与保’‘弃与用’的争论仍在继续、‘九龙治水’阻碍了相关工作的整体性开展、缺乏规划制约了保护工作的连续性推进、现有法规政策尚未理顺……许多问题,亟待解决。”

  有待进步的现状,预示了未来提升空间的巨大。发现问题的关键,才能更快地解决问题。

 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近年来,我省已经加大力度,重视并加强了对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,成效显著,有些项目的实践,在行业内部甚至具有一定的前瞻性。认识正在提高,问题正在发现,症结正在打开,那些曾经流浪的城市记忆,正在回家。

  停止争论博弈,唤醒工业记忆沉睡的力量

  工业遗产,承载着城市的历史记忆和文化积淀,是特定时代生产力进步和社会发展的标志之一。然而,在我省工业遗产保护领域,“拆与保”“弃与用”的争论,短视和远见、局部和整体利益的博弈,都曾经十分激烈。

  相对于专业人士的争论,“外行们”的认识更为朴素简单。工业遗产的外观大多粗犷、朴实,也不像农业社会时代的文化留存那样历史悠久,加之我省工业发展相对发达,对许多人而言,司空见惯了的工业遗存,只要没有使用价值,应该就没有保存价值。

  “争论博弈未果,无知的行为、鲁莽的举动以及利益驱动下的有意为之,都给我省工业遗产带来极大的伤害。”吕海平介绍。

  建于1923年的沈阳奉天纱厂,是当时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纺织企业,2000年1月,虽经文物部门多次交涉和阻止,绝大部分厂房仍被拆除;1936年建造的奉天冶炼所3根百米烟囱,在2004年3月23日清晨的爆破声中轰然倒地;始建于1911年的本钢一铁厂,2008年12月被拆除,二号高炉就此消失……

  “没有经验可循,没有先例可借鉴。认识上的局限,让人们以为,这些从生产领域淘汰下来的东西,没有留存意义。”3月14日,站在本溪市溪湖区原本钢一铁厂旧址高耸的一号高炉平台上,本溪市文体旅游局工业遗产科科长陈永利说。

8号彩票信誉_8号彩票下载安装_8号彩票双色球